首页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网站后台管理
学校首页
home
学校概况
About
学校党建
Party
校长心声
voice
教师风采
Style
高效德育
Moral
教学教研
Teach
学生天地
study
阳光后勤
work
资源分享
share
郑学---厉山镇高级…
刘少国---厉山镇高…
陆学新---厉山镇高…
何鹏厉山镇高级小…
比教学访万家

最心酸的家访 ——何鹏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日期:2012-10-19 14:53:23 人气: 标签:
陈永元,一个瘦瘦弱弱的皮肤略显黝黑,头发好像总是蓬乱干燥的,见人总是怯生生的小男生。我们之间的师生生活只有三十一天。
记得那是一个秋风萧瑟的季节,他来到了我们班。对于新同学的到来,我和同学们都站起身来,用热烈的掌声表示欢迎。他站在教室门口,连头也不敢抬起来,双手紧捏着衣角,脚挪不动步。我轻轻地走过去,拉起孩子的小手,将其带到教室里早已为他准备好的座位上。我能很明显地感觉到这个孩子的手心沁出了汗,孩子也一直没有抬头看我们一眼。仔细打量着这个孩子:衣着明显的要比同班的孩子显得旧,尤其是那裤子,不仅旧而且明显地不够腿长,还有一段小腿露在外面。我请他给同学们打个招呼,来一个自我介绍,他抬起头来,很小声的说了一声“我叫陈永元”,就又低下头去了。我大声把他介绍给同学们,并鼓励同学们和他交朋友。在两个周的校园生活中,我发现这个孩子总是闷闷不乐,也不与其他孩子一起玩,总显得那么忧心,那么小心翼翼,尤其是这两周,天气变化大,但这孩子始终都是那套衣,脏得不像样了,也没有换过。我有几次找到他聊天谈心,想了解他的一些家庭情况,但他除了咬紧嘴唇,低着头,一脸的紧张不安,没有说一句。当面交流是不行了,我决定去他家看看,了解下,孩子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或伤痛。为了不给孩子心理带来压力,我决定来个不期而至。
周末,天阴沉沉的,下着毛毛细雨,我带上雨衣骑车出发了。近一个半时的车程,我终于到了孩子所在的村。我向路人打听孩子的家,这人一听到“陈永元”这个名字,睁着吃惊的眼睛上下打量了我一番,先问道:“你是谁?”当我表明身份后,她叹息一声,说道:“他家可能没有人。”为什么要叹息呢?既然来了,我决定去看下。我向其打听住址,她指了指前面一个山坡边的那座孤零零两间房子。道谢之后我来到了这座房前,眼前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,这哪像是一个家呀!整座房子被荒草包围了,那枯黄的各种杂草,甚至超过了院墙的高度,连大门的门厅都是长满了齐膝深的草,只有中间留有一条窄窄的小路,表明偶尔有人来过吧。小心地走到里面,院中的草和外面一样高了。残破的木门,已有半扇倒在地上,另一扇只剩下一块板子了,屋顶上塌陷了好大一块,站在屋子里可以看到灰蒙蒙的天,感觉毛毛细雨撒在脸上凉凉的。一个角落里有一张还撑着蚊帐的床,可以清晰地看到雨水留下的黄黄的痕迹,时而散发一阵阵呛鼻的腐烂气味。我一直在想:这就是陈永元的家?是不是弄错了?这分明是久未人居的破房子!我疑惑着退了出去。正在举目四望找一个熟悉的人来求证下的时候,一对老年夫妻走过来了。他们头发花白,步伐有些缓慢,眼睛盯着这边,好像是冲我走来的。当我们的目光遇到一起的时候,老年男子加快了步伐,走到跟前,问道:“你是陈永元的老师吧?”我正在疑惑的时候,他开始自我介绍了,“我是陈永元的大伯,刚才听到自家的婶婶说,孩子的老师来了。”哦,这样呀。我连忙打招呼,并急切询问孩子的情况。老伯看着这房子叹了口气,眼角分明还有些湿,但他马上连忙眨动几次眼,调整了情绪,邀请我到家里坐坐。来到他家,听他伤感的述说,我一切都明白了!这确实是陈永元的家!他曾有一个幸福的家。四年前,这个家开始瓦解,先是陈永元的爸爸犯了罪,被判了几年刑。接着是母亲有了精神上的疾病,经常“云游四海”,不知所踪,十天半个月不见人影,即使在家也是疯疯癫癫的。孩子没有了温暖的家,没有了依靠。平时就靠在亲戚家,东吃一顿,西凑一餐的。孩子的性格也有了很大的改变,原来多开朗!多调皮!现在的眼中充满忧郁、茫然。孩子的大伯大婶已年过花甲,常年患病,带孩子有心无力,他姑姑又嫁到外县去了。说着,大伯眼睛湿了,我心中酸酸的,眼泪也充满了眼眶,这孩子多可怜呀!我问孩子到哪里去了?大伯说,孩子到一个远房亲戚开的餐馆里帮着打下手了。这么小的孩子!这么冷的天呀!
回来的路上,我心中一直沉甸甸的,心中一直在想:我们能为这个孩子做些什么呢?
回到学校,我首先是在同事家中,找到几套孩子穿旧的冬衣。孩子上学之后,我将他调到班上最热心几个同学身边,发动所有同学来关心、帮助他。有孩子带好吃的东西来了,都会分些给他;不断有同学邀请他去家里玩;有同学送文具、送精美课外书、送衣服……渐渐地,在陈永元的脸上会看到那久违的笑容。可正当他慢慢融入我们这个集体的时候,有一天,他告诉我,他要走了,去姑姑那个地方念书。我很无奈。送别那天,孩子们准备好多礼物,他泪流满面,一再感谢。上车的时候,陈永元跑回我跟前,小心地对我说:“老师,我爸爸还有一年就回来了,回来后,我还来这儿读书,你还会要我吗?”我怜爱地抚摸着他的头说:“我们什么时候都欢迎你!希望你早点回来!”他开心一笑,跳上了车,在车上频频回头、招手。
半年多过去了,我依然牵挂着那个孩子。想起这个孩子,我就会一阵心酸。时常在想:他爸爸回来了没有?现在过得怎么样?什么时候回来我们的集体中来呢?
我一直期待着你回来,孩子!
家访的路上,还发生了很多很多美丽的故事。在今后的家访路上,也将会发生更多的美丽的故事。这故事或酸或甜,都丰富着我的教育生活。(第二小学 何 鹏)
下一篇:没有资料

友  情  链  接

关于我们   | 校长心声 |   学校党建 | 高效德育   |  教学教研 | 学生天地 | 阳光后勤  | 联系我们
 版权所有:厉山镇高级小学   网址::http://www.lszgx.com   地址:湖北省随州市厉山高级小学  邮编:441300